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化新

欢迎朋友光临,祝福平安健康

 
 
 

日志

 
 
关于我

我1959年12月应征入伍,1961年5月20日入党。先后任油机技术,干事,1967年7月奉命参加援越抗美.先后任,副股长、股长,政冶处副主任,团副政委,团纪委书记。1986年1月转业到镇海炼化公司,先后任物资管理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卫生处副处长主持全面工作,分管医疗防疫卫生,环境卫生,绿化,计划生育工作,直至2000年3月退休。我的人生是,任其自然,做好本职,快乐生活,乐趣无穷.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2015-09-28 17:11:34|  分类: 经济生活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老挝国家农业部和农业协会颁发《树权证》书的沉香树,每一棵沉香树都”名树有主“!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老挝也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工商、外贸、农业机构一个也不能少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关键是人工接种技术高明,接种科学家当场饮用所使用的菌种!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接种后的沉香树,每个月都有砍伐出来,检验沉香生长情况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如果你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如果你了解沉香基础信息,你就懂得下图的价值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老挝农协的天然沉香,也算”镇宅之宝“吧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老挝国家农政部(三个署长出席)的会谈现场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类似三四十年前的中国,机会遍地都是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在老挝,拥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沉香树不是梦想 - 周冬霖 -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