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化新

欢迎朋友光临,祝福平安健康

 
 
 

日志

 
 
关于我

我1959年12月应征入伍,1961年5月20日入党。先后任油机技术,干事,1967年7月奉命参加援越抗美.先后任,副股长、股长,政冶处副主任,团副政委,团纪委书记。1986年1月转业到镇海炼化公司,先后任物资管理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卫生处副处长主持全面工作,分管医疗防疫卫生,环境卫生,绿化,计划生育工作,直至2000年3月退休。我的人生是,任其自然,做好本职,快乐生活,乐趣无穷.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数万缅华集体弃汉改缅何以“祖宗都不要了”?  

2016-04-01 15:22:44|  分类: 经济生活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外媒报道,缅甸移民局近日在网站上发布了一则通告,批准缅甸掸邦北部大勐稳(Tarmoenye)几万名华人加入缅甸籍。坊间传闻此次入籍的大勐稳族华人,数量从六万到十几万不等。他们为了获得中央政府、缅甸主体民族的承认,一直在作出很大的努力。这种努力不仅是政治上的、军事上的,甚至是牺牲了本民族文化。加入缅甸主体社会后,甚至连身份证上,都专门标明是“缅族”,那就意味要把“根”、把华夏民族的痕迹都抹掉。这个确实罕见。缅甸的身份证上,有一项信息包含的就是会注明父亲、祖父等的民族,像勐稳族这全部放弃还是罕见的,完全抹掉了原来的痕迹。(海外网3月29日)

        中国人为了生存移民海外甚至扎根海外可以说延续了数百年,包括当年下南洋,被当“猪仔”卖到北美修铁路等等,当然也包括现代意义上的移民,但华人社会有一个特性,基本上到哪个国家都会尽可能的集中聚居,形成以华人街或唐人街的形式来努力保持民族特色文化,即使融入所在国的社会,华人也难以从文化上或者从习俗上消弥自身的特质,这类似于遍布世界的犹太人一样,千百年来犹太人甚至肤色都随着长久居住地民族发生改变,即使面临着生死考验的民族间矛盾冲突,但这个民族仍然顽强的以自己的文化传承至今。中国人何尝不也是如此呢?

      说到缅甸华人,中国人几乎都知道边境那一边有一个叫“果敢”的民族其实就是与我们同根同种的汉族同胞,而且是最正宗的汉族,现在我们突然又知道了原来缅甸还有一支所谓掸邦北部大勐稳族的十多万人也是汉族同胞,现在这支在中国无人知晓的缅甸少数民族,当我们知道他们原来也是汉族的时候,结果正在准备集体加入缅族,于是乎一向具有大中华思想的中国人开始内心纠结,并惹来非议,“祖宗都不要了”几乎是一种共识,这当然有违于华人社会认祖归宗的文化传统,对汉人而言,抛弃祖宗可谓大逆不道,缅甸十多万华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集体把自己变成了缅族了呢?

       事实上缅甸华人的不堪处境是随着近期不断曝光的缅北战事,尤其是包括缅甸果敢族在内与缅甸政府军长期的军事冲突以及中国与果敢之间日益紧密的经济文化联系才得以充分了解,而在此之前,大陆中国人并不太明白发生在缅甸的那些故事,更不知道原来那里居住着大量我们血脉相连的汉族同胞。就好比缅甸大勐稳族的十多万华人,也只是因为现在外媒报导他们正将集体弃汉改缅,才让人们看到了真相,甚至才知道那里也有我们的同胞;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指责他们无奈的选择呢?

      说大勐稳族的十多万华人“祖宗都不要子”,首先得了解他们数百年来艰难的生存处境,尤其是近现代以来,比如我们熟悉的果敢族,也就是我们说的汉族,他们实际从明代之后就在缅甸居住,是明代旧臣的后代了。这也是在缅甸行政区域内住了好几百年,但是缅甸,一直不承认他们,不允许他们叫“汉族”。而我们今天提到的勐稳族实际上也是汉族。住了几百年,也不被缅甸承认是国民,更不可能拿到国民身份证。而在缅甸,身份证分好几种。直接表现是用不同颜色的身份证,区别出了不同的政治和社会待遇。比如,一等是享有完全国民待遇的 ,有投票权、有护照、有接受教育权利的红色卡。这个卡大概有我国身份证的两个大,外面有塑封的卡片。依次往下推还有粉色,二等公民。白色的卡相当于临时居住证,没有投票权、没有护照等等。最末等的,只能证明有这么个人而已。

       众所周知缅甸政府长期以来顽固坚持大缅族主义政策,公然从政策上歧视包括华人在内的一百多支少数民族,这也是多年来缅甸政府军一直与少数民族保持战争状态的根本原因,事实证明战争并不能彻底解决民族间矛盾,除非缅甸政府顺应现代文明的规则,否则缅甸的汉人只会继续处于被歧视的生存窘境。而我们看到,同样是汉人,果敢汉人为了争取权利一直与缅甸政府军保持着军事对峙状态,而勐稳汉人则一直保持着与缅甸政府军合作的状态;无它,都是为了民族的生存,照讲我们并没有资格过多的指责与缅甸政府合作的勐稳汉人,因为我们之前甚至都并不知道有这么一群汉人存在于缅甸,就更谈不上我们对他们的生存状态给予关注了。既然为了生存,十多万勐稳汉人当然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归属,而这种归属仅仅只限于取得一个最基本的身份认同。

        试想一个长期连国籍身份都得不到承认的群体,身处这样一个环境,没有正常的国民待遇,没有投票权,没有护照,甚至没有基本的教育权,更不用说从政权了,自己争取自己的权利,这与要不要祖宗其实已经并不太重要,对华人而言,先取得生存权才是王道,在缅甸政府尚未改变民族平等的政策的情况下,为取得身份证而集体弃汉改缅也不过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难道他们还会期待取得中国的身份认同吗?我们凭什么去指责他们“连祖宗都不要了”呢?

         说华人的文化造就出这个民族强烈的生存意识这没有人会怀疑,遍布全世界的唐人街已经彰显出这种坚韧的生存力,但这并不妨碍华人融入当地社会,也并不妨碍华人保留自身的民族文化和传统,我感觉,大勐稳的汉人集体加入缅族也不过权宜之计,或者说是一种争取民族权利的策略,考虑到当前缅甸正进入民主变革的关键时期,或许实现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平等政策也不是不可能,缅甸军政府的瓦解,必然融入更大的民族平等意识,将来缅甸包括汉人在内的一百多个少数民族都有可能集体取得平等的身份认同和国民待遇,虽然任重道远,但相信这是迟早的事。谁都知道,战争解决不了民族间矛盾冲突,相反只会加剧矛盾,果敢汉人目前的处境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问题是我们再多的同情也帮不了他们任何忙,相反缅甸政府军的炮弹时不时还会落入中国境内,一切都让人茫然,也让人无可奈何。

        大勐稳汉人集体弃汉改缅“祖宗都不要了”,说白了是一个悖论,也是我们自作多情,这么多年他们都在坚持着自己的文化和传统,这不是说为了取得一张身份证而在证上注明“缅族”就能改变,西方媒体的炒作当然有其目的,毕竟他们忌惮中缅之间紧密的地缘政治经济文化的联系,以为一张身份证就“祖宗都不要了”,我实在不太相信,“祖宗”是虚的,现实生存处境和现实利益才更真实。抛开缅甸不说,无数中国人移民欧美等发达国家,纷纷趋之若鹜的加入外国国籍并宣誓效忠于异国,难道这也是“祖宗都不要了”吗?

      当前缅甸所谓的民主化过程某种意义是恰恰是一种趋向西化的过程,将来是敌是友都不能确定,缅甸能否抛弃民族歧视并实现民族团结,这本身就存在巨大的疑问,缅甸汉人的生存处境应该引起我们高度的关注,如果我们从政府到民间都不能帮助到他们一丝一毫,那斥责他们“祖宗都不要了”,我们没有那个资格。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