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一兵

欢迎朋友光临,祝福平安健康

 
 
 

日志

 
 
关于我

我1959年12月应征入伍,1961年5月20日入党。先后任油机技术,干事,1967年7月奉命参加援越抗美.先后任,副股长、股长,政冶处副主任,团副政委,团纪委书记。1986年1月转业到镇海炼化公司,先后任物资管理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卫生处副处长主持全面工作,分管医疗防疫卫生,环境卫生,绿化,计划生育工作,直至2000年3月退休。我的人生是,任其自然,做好本职,快乐生活,乐趣无穷.

算算日子,想想明天(转载)  

2012-10-13 18:26:14|  分类: 专家学者的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用有道阅读看到这篇好文,希望和大家分享。我的看法是:

以下原文转载自易中天的网易博客

否则不能平衡。都答应呢?会被骂作“不甘寂寞”不说,自己也扛不住,肯定得累死。 现在好了。有了三条“正当理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不”。 这并不是什么“艰难的决定”。有些事情,一旦想清楚了,也没多难。这也不是什么“淡出江湖”。极个别必须接受的邀请、约稿、采访,还会接受,只不过会减到最少,最少。 所以,抱歉得很,敬请海涵!呵呵!  算算日子,想想明天

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多乎哉?不多也! 不多的时间应该留给自己,抓紧做自己想做和要做的事。实际上,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早就教导我:要做“蛙人”,不要做“飞人”。也就是说,应该回到书房潜心治学,不要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这个教导很对。更何况,我的外孙女刚刚两岁,暂时由我们带着,我得在家里研究“孙子兵法”才行啊! 因此,如果我谢绝了谁谁谁的邀请,或者约稿,或者采访,请多原谅! 事实上,这两年我一直在谢绝各类演讲、晚会、文化节和电视节目的邀请,但每回都很为难,好像欠了人家的。是的,人家来请,是看得起咱们,岂能“不识抬举”?何况人家诚心诚意,也确实“盛情难却”。问题是,你答应了张三,就得答应李四,

我的博客,有些时候没有更新了。

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多乎哉?不多也! 不多的时间应该留给自己,抓紧做自己想做和要做的事。实际上,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早就教导我:要做“蛙人”,不要做“飞人”。也就是说,应该回到书房潜心治学,不要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这个教导很对。更何况,我的外孙女刚刚两岁,暂时由我们带着,我得在家里研究“孙子兵法”才行啊! 因此,如果我谢绝了谁谁谁的邀请,或者约稿,或者采访,请多原谅! 事实上,这两年我一直在谢绝各类演讲、晚会、文化节和电视节目的邀请,但每回都很为难,好像欠了人家的。是的,人家来请,是看得起咱们,岂能“不识抬举”?何况人家诚心诚意,也确实“盛情难却”。问题是,你答应了张三,就得答应李四,  是的,有些时候。以后,还会越来越少,但不会关闭,也不会清零。我得留着这个窗口,以便说一些非说不可的话,比如今天要说的事。

这个事,就是谢绝邀请。

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多乎哉?不多也! 不多的时间应该留给自己,抓紧做自己想做和要做的事。实际上,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早就教导我:要做“蛙人”,不要做“飞人”。也就是说,应该回到书房潜心治学,不要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这个教导很对。更何况,我的外孙女刚刚两岁,暂时由我们带着,我得在家里研究“孙子兵法”才行啊! 因此,如果我谢绝了谁谁谁的邀请,或者约稿,或者采访,请多原谅! 事实上,这两年我一直在谢绝各类演讲、晚会、文化节和电视节目的邀请,但每回都很为难,好像欠了人家的。是的,人家来请,是看得起咱们,岂能“不识抬举”?何况人家诚心诚意,也确实“盛情难却”。问题是,你答应了张三,就得答应李四,

事情得从 9 算算日子,想想明天 我的博客,有些时候没有更新了。 是的,有些时候。以后,还会越来越少,但不会关闭,也不会清零。我得留着这个窗口,以便说一些非说不可的话,比如今天要说的事。 这个事,就是谢绝邀请。 事情得从 9月22日中秋节说起。这天,我参加了广西师大出版社北京贝贝特的一个文化沙龙。讨论的题目,是“想象下一个十年”。我向来缺乏想象力,只好算账。哈,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十年以后,也就是2020年,我的年龄是73岁。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敢情这“下一个十年”,就是奔鬼门关去的。 这就没什么好“展望”的了,还是“安排后事”吧!至少,不能再稀里糊涂过日子。十22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多乎哉?不多也! 不多的时间应该留给自己,抓紧做自己想做和要做的事。实际上,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早就教导我:要做“蛙人”,不要做“飞人”。也就是说,应该回到书房潜心治学,不要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这个教导很对。更何况,我的外孙女刚刚两岁,暂时由我们带着,我得在家里研究“孙子兵法”才行啊! 因此,如果我谢绝了谁谁谁的邀请,或者约稿,或者采访,请多原谅! 事实上,这两年我一直在谢绝各类演讲、晚会、文化节和电视节目的邀请,但每回都很为难,好像欠了人家的。是的,人家来请,是看得起咱们,岂能“不识抬举”?何况人家诚心诚意,也确实“盛情难却”。问题是,你答应了张三,就得答应李四, 中秋节说起。这天,我参加了广西师大出版社北京贝贝特的一个文化沙龙。讨论的题目,是“想象下一个十年”。我向来缺乏想象力,只好算账。哈,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十年以后,也就是2020 年,我的年龄是73 岁。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敢情这“下一个十年”,就是奔鬼门关去的。

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多乎哉?不多也! 不多的时间应该留给自己,抓紧做自己想做和要做的事。实际上,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早就教导我:要做“蛙人”,不要做“飞人”。也就是说,应该回到书房潜心治学,不要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这个教导很对。更何况,我的外孙女刚刚两岁,暂时由我们带着,我得在家里研究“孙子兵法”才行啊! 因此,如果我谢绝了谁谁谁的邀请,或者约稿,或者采访,请多原谅! 事实上,这两年我一直在谢绝各类演讲、晚会、文化节和电视节目的邀请,但每回都很为难,好像欠了人家的。是的,人家来请,是看得起咱们,岂能“不识抬举”?何况人家诚心诚意,也确实“盛情难却”。问题是,你答应了张三,就得答应李四,  这就没什么好“展望”的了,还是“安排后事”吧!至少,不能再稀里糊涂过日子。十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多乎哉?不多也!

不多的时间应该留给自己,抓紧做自己想做和要做的事。实际上,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早就教导我:要做“蛙人”,不要做“飞人”。也就是说,应该回到书房潜心治学,不要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这个教导很对。更何况,我的外孙女刚刚两岁,暂时由我们带着,我得在家里研究“孙子兵法”才行啊!

否则不能平衡。都答应呢?会被骂作“不甘寂寞”不说,自己也扛不住,肯定得累死。 现在好了。有了三条“正当理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不”。 这并不是什么“艰难的决定”。有些事情,一旦想清楚了,也没多难。这也不是什么“淡出江湖”。极个别必须接受的邀请、约稿、采访,还会接受,只不过会减到最少,最少。 所以,抱歉得很,敬请海涵!呵呵!

因此,如果我谢绝了谁谁谁的邀请,或者约稿,或者采访,请多原谅!

事实上,这两年我一直在谢绝各类演讲、晚会、文化节和电视节目的邀请,但每回都很为难,好像欠了人家的。是的,人家来请,是看得起咱们,岂能“不识抬举”?何况人家诚心诚意,也确实“盛情难却”。问题是,你答应了张三,就得答应李四,否则不能平衡。都答应呢?会被骂作“不甘寂寞”不说,自己也扛不住,肯定得累死。

现在好了。有了三条“正当理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不”。

算算日子,想想明天 我的博客,有些时候没有更新了。 是的,有些时候。以后,还会越来越少,但不会关闭,也不会清零。我得留着这个窗口,以便说一些非说不可的话,比如今天要说的事。 这个事,就是谢绝邀请。 事情得从 9月22日中秋节说起。这天,我参加了广西师大出版社北京贝贝特的一个文化沙龙。讨论的题目,是“想象下一个十年”。我向来缺乏想象力,只好算账。哈,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十年以后,也就是2020年,我的年龄是73岁。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敢情这“下一个十年”,就是奔鬼门关去的。 这就没什么好“展望”的了,还是“安排后事”吧!至少,不能再稀里糊涂过日子。十

这并不是什么“艰难的决定”。有些事情,一旦想清楚了,也没多难。这也不是什么“淡出江湖”。极个别必须接受的邀请、约稿、采访,还会接受,只不过会减到最少,最少。

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多乎哉?不多也! 不多的时间应该留给自己,抓紧做自己想做和要做的事。实际上,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早就教导我:要做“蛙人”,不要做“飞人”。也就是说,应该回到书房潜心治学,不要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这个教导很对。更何况,我的外孙女刚刚两岁,暂时由我们带着,我得在家里研究“孙子兵法”才行啊! 因此,如果我谢绝了谁谁谁的邀请,或者约稿,或者采访,请多原谅! 事实上,这两年我一直在谢绝各类演讲、晚会、文化节和电视节目的邀请,但每回都很为难,好像欠了人家的。是的,人家来请,是看得起咱们,岂能“不识抬举”?何况人家诚心诚意,也确实“盛情难却”。问题是,你答应了张三,就得答应李四,  所以,抱歉得很,敬请海涵!呵呵!


  • 用有道阅读订阅易中天的网易博客
  • 有道阅读开启快捷的资讯阅读之道
  •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